首页     教育交流       留学服务     人才工作        汉语推广 Study in China 联系我们
首页 > 时事阅读 >

家长和孩子共同学习,让孩子受益无穷

发布日期:2017-08-11  浏览数:199  信息来源:文汇报
 
  
    1965年12月,法国教育家保罗·朗格朗 (Paul·Lengrand) 在国际会议上提出“终身教育”概念,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积极倡导下,终身学习理论很快引起各国的重视,并成为一种国际教育思潮。
  1983年,美国教育家丹尼·泰勒(Denny Taylor) 首次提出“家庭读写(family literacy)”概念,表示孩子和家长可以一同学习读写知识。虽然这一共同学习行为很早就出现在了人类历史中,但经过丹尼·泰勒归纳提炼,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家庭读写活动的作用。
  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门举办了一场以“家庭读写”为主题的国际论坛,重新回顾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家庭读写”理论和实践,同时思考“家庭读写”在不同经济状况、社会和文化背景下对提升家庭教育和加强家庭联系的作用。
  20世纪90年代,将早期教育、小学教育、成人教育以及社区教育联合起来的“家庭读写项目”渐渐在美国和欧洲发展起来。目前,除了最先起步的美国、英国、爱尔兰、马耳他、土耳其等国,比利时、保加利亚、法国、德国、希腊、意大利、立陶宛和罗马尼亚也参与其中,同时澳大利亚、巴林、加拿大等也都纷纷出现了这一趋势。
  随着家庭读写项目活动的开展,学习内容的丰富,“家庭读写”不再简单地表示学习读和写的能力,还包括语言、文化、口语表达和社会互动等相关知识和技能。因此,鼓励孩子和家长一同学习的“家庭学习”计划越来越受到各国政府的重视。越来越多国家积极开展“家庭读写”和“家庭学习”项目,努力促进“学习型家庭”建设,而且只有构建起学习型家庭,才可能实现真正的“终身学习”。
  “家庭学习”可以防止孩子日后辍学或学业失败,同时有助于家长的长期发展,影响家庭成员的一生。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学习型家庭”就是以家庭或社区为载体,鼓励父母、祖父母或监护人重新自主学习并帮助孩子学习。而这里的“家庭”概念较为广泛,既包括家庭和社区,甚至涉及到一切学习活动的范围。而早在40多年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科学家的研究以及一些地区的实践发现,“家庭学习”对家庭和社区都产生了巨大的益处。
  短期来说,“家庭学习”可以直接帮助孩子做好学习准备,防止日后的辍学或学业失败,同时这也可以鼓励家长再学习,实现他们的终身发展。长期来说,它为所有人创造学习机会,这种“学习—再学习”的循环模式有利于营造良好的环境,形成家庭学习文化,对家庭成员的一生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除了孩子和家长的个人成长,“家庭学习”还有助于实现家庭、学校和社区教育的结合,有利于提高社会凝聚力和促进社区发展。学校教育不再作为唯一的教育形式,家庭和社区给教育注入更加鲜活的生命力。
  “家庭学习项目”鼓励孩子和家庭成员所有的学习活动,支持家庭和社区中所有的学习形式。建立“学习型家庭”的关键是家庭成员有意愿学习和有兴趣发展知识和技能,当然困难家庭的学习活动更需要国家与当地政策的推动。
  20世纪90年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开始推动“家庭读写”项目,后来成为“家庭学习”项目。最近的政策简报 《让家庭成员参与读写与学习》,根据实施多年的经验,总结了创建“学习型家庭”所带来的诸多益处,进而鼓励和支持更多政策制定者开发家庭学习项目,以解决困难家庭或社区所面临的识字率和其它教育问题。
  报告还分析了家庭识字和学习活动的价值和益处,提倡将家庭成员的整体学习融入到早期儿童教育、学前教育、小学教育、成人教育或社区教育,并提出五项政策建议:
  1.促进“全体家庭成员”一同来解决读写问题:识字政策和战略应该贯彻整个生命阶段,并涉及到一系列个体和组织。因此,在政策制定时不可只关注儿童的发展,也需重视成人教育问题,鼓励家长或监护人与学龄儿童一起学习。
  2.关注学习环境的营造:学习环境对持续的学习活动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处在不良识字环境中学习,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尤其在农村和多语言环境。
  家庭读写项目必须营造一种可以渗透到日常生活中的学习环境,这样才能帮助家长或监护人提升他们自己的能力和自信,以鼓励和促进孩子学习并从中得到乐趣。
  而且,营造良好的学习环境并不单单只是给予易读和有吸引力的书籍、提供信息化技术的工具和媒体资源等,而是要鼓励家庭利用每一个机会来使用和发挥他们的新技能。政府可以为家庭读写项目范围内的公共活动提供资源和支持、派遣阅读指导志愿者等,来实现这一目标。
  3.促进灵活的资金流和部门合作:家庭读写和学习项目的成功一般都要通过政府多个部门的合作,并涉及不同的学习群体 (学前教育、小学教育和成人教育)。很多项目由于政府各部门责任及工作方法不同,合作无法进行。因此,在项目实施中应该促进灵活的资金流和部门合作。比如那些实施良好的项目,都有一个机构专门负责识字政策,别的机构分别再负责别的政策。
  4.结合其他项目来促进家庭读写和学习:对于那些极端贫穷又有消极学校体验的家庭,让他们参与并持续参加家庭读写项目会非常困难。此时,关注参与家庭的需求,展示文化和语言的魅力,培养其社区归属感有一定帮助。但是,实践也发现,与社区、政府项目和家庭支持服务合作的项目将更能够被困难家庭所接受。因此,负责社区和家庭资助服务的人员应该接受如何帮助困难家庭参与家庭读写项目的培训。同时,也可以将读写、计算和语言学习内容融合在其他的家庭学习支持项目中。
  5.通过家庭读写和学习来打破低教育水平的代际循环:对于困难家庭和社区,家庭读写项目能帮助打破低教育水平和低识字技能的代际循环,并营造学习文化。但为了项目的成功,还需要做到以下的保障:持续的教师培训;机构、教师和家长之间的合作;稳定的资金和政策支持。
  鼓励家长和孩子共同学习的理念值得推广,但是却仍需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制定政策。
  除了政策简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了 《代际共同学习:家庭读写与学习项目指南》。这本指南提供了在计划、制定和实施家庭读写与学习项目时所涉及到的各个不同步骤和要素。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出版了《学习型家庭:读写教学的跨代趋势》,对21个国家的26个项目作了详细介绍。同时,教科文组织还有一个专门的网络数据库,用以收集相关案例,目前已有200多个案例。这些指南、报告和数据库等为各国制定合适的政策提供了参考。
  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丰富的案例研究发现,近几年各种家庭识字项目发展出了各种不同的形式,国际上的这些项目都是根据不同的政策、战略而制定的,因为目的、文化背景、目标群体和机构定位与功能的不同而不同,因此没有一个普遍的模式可以概括。
  但一般的项目模式都有三个核心部分:成人学习部分、孩子学习部分、将成人和孩子学习连接的部分。
  成人学习部分为父母、祖父母及其他监护人参与学习活动,同时帮助他们了解如何支持孩子学习;孩子学习部分通过游戏和有组织的活动来学习技能,活动主要集中在为入学做准备,探索家庭和社区相关问题;家长与孩子共同学习部分则是家长和孩子参加群体学习活动。
  从国际发展经验来看,“学习型家庭”和“家庭学习项目”有关“鼓励家长与孩子共同学习”的精神理念值得推广。家长与孩子的学习联为一体,既促进家长的再学习,同时也保证孩子的优质教育。但这一项目的实施,需要根据社区、家庭的实际情况开展,不可直接照搬照抄,而且需要相应的政策、资金、人员和组织机构的保障。
  (作者宋庆清 胡佳佳   单位:上海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相关链接
  各国的家庭学习项目各不相同
  目前,许多国家都在尝试实践“家长和孩子共同学习”理念。英美两国作为家庭学习的先驱,积累了较多经验,加拿大、澳大利亚也成功开展一些项目。
  【英国】学校实施家庭学习课程,方便家长在家辅导孩子
  在英国,政府积极开展家庭学习相关活动,活动不仅涉及困难群体和早期教育,还面向普通学龄儿童家长。目前,英国许多学校实施家庭学习课程,这些课程主要帮助父母和监护人了解孩子的学校课程,以方便家长在家辅导孩子学习。为推广家庭学习课程,政府设立了“家庭学习”网站,课程细化为数学、几何、代数等,网站还详细发布了每门课程、每个年级所要学习的技能。
  在此基础上,网站还提供个性化服务,每项技能后配备相应题目来考查技能,系统自动记录考核情况。一方面,通过考查每位学生的学习进度来增加学习难度,另一方面,根据每位学生的进度来提供相应建议。除此之外,家庭学习内容主要围绕阅读、计算及健康生活三方面,推荐学习思路和具体的教学游戏。以阅读为例,为了帮助孩子更好地学习阅读,家长需要了解孩子掌握节奏感、书写、语言等技能,还推荐了详细的学前游戏、发音游戏、视力单词游戏等来发展孩子相关技能。在早期教育发展方面,英国的“书启教育项目”正是一次成功的实践。该项目鼓励父母及其他照顾者在孩子早期阶段与孩子分享阅读、故事,营造家庭学习文化,加强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同时培养孩子的社会技能。目前这些做法已在24个国家推广。对于困难群体,英国也推出了“犯罪人家庭学习项目”,以帮助这些困难家庭能掌握生存的技能,更好地融入社会。
  【美国】公立和私立机构携手促进家庭学习,更多偏重困难家庭
  在美国,则有多样的公私立机构来促进家庭学习,家庭学习服务对象不仅面向本土民众,还面向移民群体。
  而且,美国家庭学习更多偏向困难群体,印第安事务局“家庭和儿童教育项目”旨在帮助印第安人。家庭学习活动设置清晰,主要围绕家长学习部分、孩子学习部分以及家长与孩子共同学习部分来开展家庭活动。“家庭和消费者科学”机构设立儿童保育、家长教育、移民家庭及老龄化版块。家庭活动内容多偏重语言能力、阅读能力及书写能力。“父亲每日阅读”项目鼓励父亲、祖父和其他男性角色每天为孩子阅读,提高孩子的阅读能力与语言能力。
  【加拿大】重在家长和孩子共同阅读
  “家庭读写中心”的“共同学习———共同成长项目”每周指导家长学习如何帮助早期阅读和书写的方法,同时与孩子练习,成功促进孩子语言与读写能力的发展。
  【澳大利亚】指导家庭学习文化建设
  塔斯马尼亚图书馆组织的“共同 阅读项目”,让父母与学前儿童(3-4岁) 共同阅读,通过专业的学前教育和成人教育指导和培训,协助父母及其他照顾者如何与孩子更好地阅读,培养家庭学习文化。
  【中国】更多关注残疾人士
  主要是面向残疾青少年和成人开展的“残疾人梦想社区学习中心服务”项目。项目主要围绕成人读写、妇女发展、老年人教育等,成功地帮助了5000多名残疾人士,这些案例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录到“读写实践数据库”中。同时,我国也有“社区家长学校”等指导家长如何指导学生学习,但还缺乏家长和孩子共同学习的“家庭学习项目”。
 

驻德使馆教育处

中国驻联邦德国使馆教育处
Abteilung für Bildungswesen der Botschaft der Volksrepublik China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