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交流       留学服务     人才工作        汉语推广 Study in China 联系我们
首页 > 德国教育动态 >

德国2017年职业教育报告强调双元制职业教育依然是经济发展支柱

发布日期:2017-05-09  浏览数:1151  信息来源:刘立新 公参
 
四月初,德国联邦政府发布《2017年职业教育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联邦职教所同时发布《2017年职业教育报告的数据报告》。《报告》围绕提高双元制职业教育吸引力及贡献力、推进职业教育现代化、提升职业教育质量以及促进职业教育与整个教育体系的沟通衔接等德国2016年政策重点,梳理总结了政策措施实施成就,综合展示了德国职业教育当前发展情况。
《报告》强调,“双元制职业教育是保持和增强德国经济竞争力和创新力的支柱,也是社会稳定团结和谐的核心”。联邦职教所(BIBB)的数据报告也强调,双元制职业教育是“德国作为经济强国的创新力和竞争力的根本保障”。德国“职业教育的小议会”——联邦职教所决策委员会在审议《报告》时强调,“双元制职业教育一如既往是德国专业人才保障的支柱”,呼吁经济界、工会、联邦与各州等职业教育各参与方切实承担德国职教法、企业章程法以及各州颁布的学校法律一致确定的共同责任和相互合作这一原则,确保双元制体系的优势,并共同努力,进一步保持和增强双元制职业教育吸引力,以更好应对当前和今后挑战。
一、职业教育保持平稳发展
《报告》显示,德国2016年职业教育发展相比上年保持平稳发展态势。一是双元制职业教育供需关系继续改善,改善了德国青年职业教育机会。受人口结构变化影响,普通中学毕业生减少,而职业教育岗位供给保持稳定,岗位供给总数为56.38万个,其中企业提供岗位为54.63万个,比上年增加1400个,提高0.3%2016年对职业教育岗位需求(新签署合同数加在联邦劳动署报告的未获得岗位的申请者人数)为54.09万个,比上年减少2100个,减少0.4%。供需关系对需求较为有利,供需比为104.212015年为103.81。二是双元制职业教育规模保持相对稳定。双元制职教体系中新签职业教育合同52.03万,比上年微降0.4%,企业学徒岗位空缺情况依然存在。但未获得职业教育岗位的申请者人数微降。2016年,未获得职业教育岗位的申请者人数较上年下降,共为2.06万,减少200人,降幅1.1%。获得其他形式教育并期待继续进行岗位介绍的申请者人数也微降,减少200人,降幅0.3%,总人数降为6.01万。三是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积极性较高。虽然实际开展双元制职业教育的企业的比例微降(2014年为20.3%2015年为20.0%),但除微型企业外,小型企业、中型企业及大型企业参与率均提高。考虑到德国仅有约57%的企业具备开展双元制职业教育资格,意味着三分之一以上具有资格的企业实际参与双元制职业教育,接收学徒开展培训。四是难民潮对德国职业教育带来重要影响。由于难民和移民增加,德国过渡体系(即中小学毕业生进入职业教育及其他接续教育的过渡性措施的总称)新学习者显著增加,从2015 26.62万增加到2016 29.88万,增长12.2%,与德国政府政策预期相符。针对难民职业教育成为政策重点,2016年德国为移民和难民中青年人实施多项计划,支持其接受多种形式职业教育,学习德语,促进融入德国社会。
二、职业教育结构与经济结构和发展趋势基本吻合
从新学习者分布来看,职业教育结构与德国经济结构和发展趋势基本吻合。2016年,新学习者最多的20个教育职业吸引近28.19万新学习者,占新签合同总数一半以上,其中新学习者人数最多的10个教育职业的新签职业教育合同占新签合同总数三分之一。而这些教育职业也属于德国吸纳就业最多的行业。新学习者最多的教育职业为管理与文秘,近2.87万人。信息技术类职业学习者人数在各教育职业中学习人数排位整体上升。其中信息技术上升幅度最大,从第14名上升为第11名,新学习者人数为1.21万,提高9.4%,反应了该行业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规模不断扩大,与当前德国经济和社会中信息技术、数字技术不断发展与应用日益广泛的发展趋势相符。与此同时,受网络银行以及网点集中化影响,金融服务领域的新学习者人数减少,新学习者为9400人,减少16.9%,从第12位降到第16位,符合经济发展的预期。
三、职业教育发展显著特点
1职业教育依然是青少年多样化成才主渠道,在中等教育中主体地位保持不变
高中阶段各类职业教育教育学生仍是绝对主体。双元制职业教育是青少年接受职业教育的主要途径,吸引力不减。2005年至2015年来,双元制职业教育的新学习者与全日制学校型职业教育新生比例基本保持稳定在73水平。与此同时,双元制职业教育对学习成绩较好者吸引力不断增加,成为双元制职业教育新学习者中第二大群体,超过主体中学毕业生。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融通性增强,衔接更顺利。2016年,德国当年获得高校入学资格共45.33万人。通过职业教育途径获高校入学资格共15.60万人,占全部高校入学资格人数的34.41%占当年全部应用科技大学入学资格获得者99.2%普通高校入学资格者16%
2. 积极推进职业教育4.0,应对数字化发展人才需求
2013年联邦职教所所长提出职业教育4.0概念以来,德国积极适应工业4.0要求,谋划职业教育发展。2016年,相关部门启动实施具体项目和措施,推进职业教育4.0建设。如启动实施“职业教育4.0 — 适应未来数字劳动的专业人才资格与能力”倡议,分析数字化对职业资格要求在数量和质量上的影响,从而更好预测未来资格需求,并为开发相关新教育职业及修订更新职业教育教学规范标准提供依据。促进跨企业培训机构及能力中心数字化特别资助计划,支持跨企业培训机构改善装备条件,开展教学改革创新,加快专业人才培养数字化。继续推进实施“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计划,推进数字技术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中的应用。“面向未来职业继续教育创新方案”重点资助计划,对已有职业继续教育形式进行审核和评估,结合数字化以及技术发展等因素对继续教育的影响,对职业继续教育进行重新设计。联邦劳动部颁布《劳动4.0白皮书》,将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作为核心行动领域。
3.职业劳动和业态改变对职业教育产生深刻影响
双元制职业教育对学习者基础教育水平要求提高。接受10年基础教育的中等教育文凭者和具有高等教育入学资格者成为两个最大学生群体,两个群体占双元制职业教育新生比例为70.4%。主体中学(9年级)毕业作为传统上双元制职业教育中的最大群体人数不断减少,2016年毕业生中只有不足一半(45.3%)能够直接进入职业教育。德国工商会全德学徒招聘会上62.3%的岗位要求最低学历为中等教育文凭(10年级毕业)。
职业教育专业结构改变。学生专业分布发生变化。知识和技术密集型特别是与计算机及信息技术相关教育职业学生规模不断扩大。职业(专业)专业教学内容及标准调整,专业间重组乃至全新催生新的教育职业。2016年,德国对9个双元制职业教育的教育职业、8个进修层面的职业标准进行修订并分别颁布新的职业教育条例,同时新设置了手工业领域轮船制造师傅职业并颁布师傅考试条例。
每年发布职业教育报告是《德国联邦职教法》确定的联邦政府责任。联邦政府年度职业教育报告及联邦所的年度数据报告是德国职业教育各参与方制定规划、出台政策和具体措施的重要依据。
(编译作者:刘立新博士,驻德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

驻德使馆教育处

中国驻联邦德国使馆教育处
Abteilung für Bildungswesen der Botschaft der Volksrepublik China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